青苔埋在水里

是情绪的垃圾收集场

值得庆幸的事情有:虚惊一场、思有所得和有泪可流。

        我一直觉得我应当有一条小黑狗,取我的名字,同我一起生活。有天我在街上看到那样一只命中属于我的小黑狗,每一根毛发的卷曲都写着属于我的意思。将它湿漉漉的眼睛望向别处,趴在离我很近而离他人远的地方。他静静地坐在我身边,那一瞬间久到我感到缘分,感到冲动,上前与他相认的前一秒,他被不合适的他的主人叫走了。

      巴斯奎特真的好简单好直白的表达痛苦喔。当然我不知道他痛不痛苦,反正我要看出来痛苦。

四月里,由于某事的痛苦,我开始认真写点诗。其实写他从很早就开始,但四月特别,既遇上打击又有老师的盲目鼓励。
但这一阵子过去了,我从五月开始衰竭,什么都不想写,什么也写不出。逼着写的结果是垃圾。
今天无聊课上带的是五月的本子,因为写不出的绝望感觉,他们就无名地散在这本本子的后面。我便读,读着发现 写得真好啊,字字抠我心 。这即代表着 四个月过去了,我丝毫无长进,我什么都没写也什么都不敢写。我真恨啊,这颗心。于是在渐渐暗下去的灯下草草写一点不能使我满意的东西。

看到有些对极致的感情展开的讨论,会觉得这些人类真是自作多情。触碰宏大的澎湃的东西时,任谁都要被扼住喉咙,不能、不敢、不被允许发表自我的偏见。我们好渺小。

对古早的老文红心蓝手是打扰吗?

相遇不能变成爱情,也怕把理解变成空欢喜。

社会学tag只有悖悖论一个博主持之以恒瞎贴上去(没有说小漫画不好的意思!)

我今天是幸福的人类

洗澡刷牙的时候,脑子里想了一大堆,记了一大堆话要写。这算是无意义里产生的意义吗?可惜的是,吹风机一开,就全被吹跑了。难怪好灵感要干净记,也太轻了吧!理智和懒惰告诉我赶紧上床,情感在嚎叫,于是现在躺着疯狂打字中。
高考之后,再也写不出那些众多名人出场、语意丰富,句式干净、排列整齐的句子了。没有了主题,信马由缰式写作,句子变得直白、简单,头脑也简单起来了。比如,每晚刷牙时候的窗外,有一栋大楼亮灯格外不一样,大概是专门租借用来拼字表白、测试电路的吗?外面水池里青蛙声音没有了,他们的青春季节都过了。从门缝里挤进来室内丝丝的凉气,我猜今晚空调26度。室友白色的裙子闪着光,有精灵粉末滴下来,有点凉。要说的话,真是说不完的刷牙感受。我说我再也写不出故事来了,就在这里。贪心地要把一切有关无关的好的意象都堆进去,小孩子收藏一样杂乱。于是故事写不出了,写点跨度再大也不用担心的诗到好了。虽然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表达欲排解不出的痛苦浓郁到来写诗。
我初中时候,家里电脑随便玩儿。彼时尚且不知微博、贴吧,居然先跑去玩儿豆瓣。哇我真厉害,胡乱听各种歌,什么玉置浩二啦、熊木杏里啦,顺着达达、王小熊猫和好妹妹之类,去听武汉之声。我可太幸运了!后来网线被剪掉,备份在mp4里循环背下那么几百首歌,从来没想过能见上某人一面。我今天可太幸福了!
刷牙的时候,我想起无数个我来:姿势是弯腰捂裆,面貌有嘴上一圈泡沫,眼睛瞥着窗外或者墙,有时候呕吐有时候不会。无数个时间分散开了,无数个时间浓缩起来,奇妙的时空感透过刷牙的重复舞蹈击打中我。几乎要哭了,老套而矫情地说,是成长的感受,是记忆突然清晰而刻下的时光轨道的疼痛。
有点困,但是习惯了熬夜,就有夜人的倔强!哪里还有比夜晚更让人感到自由而孤独的呢?今天的演出实在是一次意外的收获,我冲着陈知去,但收获不止如此,久违地感到无比无比幸福。(此处要省略3618364849个“哈”!)我喜欢光脚踏上世界的笃定和自由,喜欢说不出话来的小心翼翼和愚,喜欢坚定的注视和蓬勃的爱情,喜欢温柔的关怀和偶遇一次雨的快乐。我今天的喜欢实在太满了,满成幸福了!激动到不想睡的夜人。
再十七天,就要十九岁了。我还在苦恼一样的事情,为不敢承担的责任而担忧;也还在爱着一样的人和事物,我和我的取向还没有改变,所以究竟什么在变化?是我们构建的文化和感受吗?体会不出的在空中流动的东西在变吗?太微小而不敢确定的东西在改变吧。

我想起来,五岁的时候,我第一次被问:蓓,你怎么现在就有眼袋啦?
所以,我要睡了,带着我的 卧蚕 !

最近在看BBC的《三色艺术史》,今天是蓝色篇。

书也是、影像也是,总是喜欢这样一集一集、一篇一篇的进度,感觉上会有笃定的踏实的进展。

本想定义蓝色是最爱的颜色,但仔细想想,还是决不出一个“最”来。我喜欢所有的颜色,他们美得很纯粹,不需要别人的情感去评判。

最近朋友问,“你那么喜欢写诗,怎么没报中文系?”,从前哪知道还能痛苦到写起诗,我只好苦笑,拿出兴趣变成职业便束缚的说辞来。文科实在是优秀,我几乎对每一项都感兴趣,最后学了这门喜欢、却又不那么喜欢的学科,目前的状态像是与他结婚四十年矣,温吞的感情稳定长流,这样才有一直持续下去的可能吧。

高三的时候,看闲书最快乐,什么都看,可惜什么都没记住。听起来厉害的很,什么都能聊一点点,都不成体系。本想着大学蹭遍哲史美专业的课,把肚里半桶水们都灌一灌,好天真!

于是兴趣就只是兴趣了,半半拉拉地散放着,时不时被拎起来回味一番,恪守“兴趣”的本分。

但我还想着,下学期蹭个哲史专业的课,好好充实一下呢?

一颗开心

即将去见初中时候听见的音乐人,在这样的好消息里我重新听那些四年多前天天听的歌曲,他们仿佛五秒前仍在耳朵里一样熟悉。
我实在没什么长进,所以无数个昨天的喜欢现在我仍旧喜欢的很。时间压缩在脑子里,混乱搅和着,构成的细节,那些人和事过去就忘掉,反而是当初以为遥远的东西,比如上下学走路的背景音、珍藏起来的绘本和某些天美丽的天空的云,一眨眼的时候被刻入了脑子里,录下一份蒙蒙的底片。
人好奇怪,活着活成一台相机。人生短暂,无数个时刻被筛选,不知道哪一秒被按下快门,就此刻进命里,带着孔走下去。